玄機第三章

第三章

小說:玄機 作者:陌上重陽 更新時間:2018-04-27 13:30 字數:2778

    “戚泱,戚泱,快停下,停下!師父!我叫你師父還不行嗎!戚孔雀快給我停下,我要吐了!”

    辛辰這個弱點在司星閣人人皆知,她不僅怕高還怕快,練不了輕功騎不了馬,懸崖邊上更是去都不去。正全速踏著星移的戚泱看了看辛辰煞白的臉色最終還是沒忍心,在不遠處的高臺上停了下來。

    丟下辛辰,戚泱一臉嫌棄地諷道:“出息,身為玉衡星主學不會星移也就罷了,居然這種程度都承受不來,真不知道玄機令是不是弄錯了!

    要不是那場車禍,別說幾百米的蹦極,幾千米的跳傘老子也眼都不眨一下地跳給你看,誰還怕這個!“咳咳咳,呸!”辛辰恨恨地想著用力地擦了下嘴,扶著柱子勉強站直身子,報復似的狠拍了拍戚泱的后背:“你不滿意你可以去咬它!”

    看辛辰這副無賴樣,戚泱側身相向居高臨下地逼近過去。

    辛辰被戚泱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得舌頭打結:“你……你湊我這么近干嘛?我問你話呢,我我我……我要回去了!”

    辛辰往后一退,整個身子都抵在了欄桿上,戚泱看她那蠢樣覺得好笑,直起身子笑言:“回哪兒去,一下山就賭坊、青樓里打晃,以后還嫁不嫁人了!”

    辛辰直接白了戚泱一眼:“嫁什么嫁!這世上也就您老知道我是個母的,您要不介意,小的以后就跟您老人家作伴養鴨斗雞禍害蒼生去吧!”

    “我要是介意呢?”戚泱聽了辛辰的荒唐話雖皺了皺眉,但貫來清冷的語調卻意外的隱隱透著絲期待。

    “您要是介意,那我就只好……”辛辰故作為難地拉長尾音,看到戚泱那只臭孔雀眼中閃出的莫名神采心中得意,才接著把后面的話說出來:“死乞白賴跟著嘍!”

    “哈哈哈……”戚泱揉著辛辰的發頂笑道:“記著你說的,別到時候就后悔了!

    辛辰兩只手護住自己的腦袋,嚷嚷道:“不會,不會!現在我可以回客棧了吧?”

    “回什么客棧,這里就是瓊筵閣,自己家不住,出去住客棧,你腦子里想的是什么?”

    看著趾高氣昂走在前頭的戚泱,被訓的辛辰低頭無語,她這不是還沒適應新的身份嘛。

    “還不快點跟上,難不成你要我再送你一程?”

    “來了來了……”

    “你方才好像叫我師父了!

    “沒有吧……”

    “呵!

    “呵呵……”

    一路上這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場面一度冷得很,但這兩個人自己確實一點都不覺得,實在沒話說了就干脆不說話,只靜靜地走著。好在周遭風景也算怡人,戚泱在前面賞景,辛辰就在后面賞人。卞之琳怎么說來著?“你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笨,多有意境!然而辛辰此刻的內心早就分化出兩個小人兒嘰嘰喳喳吵個不停:戚孔雀怎么介么美,這么辣么帥……不行,我不能表現出來,助長他的臭美之風……你看這背影,這身姿,這氣質,為什么他走路可以這么飄逸,學過輕功了不起啊,犯規!犯規!……淡定,淡定,只是一副皮囊罷了,不必介懷……那也是一副頂級皮囊啊,丟在咱那個時代還不早就受億萬同胞追捧吶……阿彌陀佛,善哉善哉,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主上!

    主廳外等著的是一個年近花甲的老人,慈眉善目,未語先笑,長相在辛辰看來是十分討喜了,活脫脫一副才神相嘛。戚泱點頭示意,帶著辛辰往廳內走,老人走在最后,三人在廳中坐定。辛辰難得見戚泱對著誰自覺地收斂自己的氣場,現在看他對著這位老人似乎整個人都柔和了,不禁心中好奇。

    “高老,這是辛辰,今后盜驪就交給她了,就是要再辛苦你幾年!逼葶笞谥魑划斎灰彩撬谝粋開口。

    聽得戚泱之言老者急忙起身推辭:“擔不上主上辛苦二字,高良姜必定全力輔佐辛少主!备吡冀焐想m這么說但心中難免嘀咕,偌大的盜驪商會說送就送,也不知道這小子扛不扛得住。

    戚泱點點頭,想著小凰轉眼快十歲了,高敏今年十八了吧,是得找個人接替高叔了,高嬸不在了也沒人張羅親事。想到這兒他心情頓時黯淡了下去:當年還是太弱小了。

    辛辰見這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就把自己的輩分給定了,急得直接跳起來:“打住,為什么我是少主?我說戚泱你怎么到處占我便宜!”

    戚泱挑挑眉問道:“不叫你少主,那你說叫你什么?”

    辛辰一下子被問住了,她還真沒想好叫她什么好,想了半天終于在腦海深處挖到了個不知道源于哪個電視小說之類的名詞脫口而出:“叫……叫二主子不成嗎!”

    “噗!”高良姜一口茶水噴了出來,直覺這傻小子靠不住。

    戚泱更是毫不客氣地開懷大笑道:“哈哈哈……阿辰,你知道二主子是什么意思嗎?”

    “我……我怎么知道!”辛辰見這二位的反應就知道自己又鬧了什么笑話了,連說話的氣勢都弱了下去。

    高良姜實在是老實人,側著身子提醒道:“少主,二主子就是主子的夫人!

    “你……我……哼!”辛辰指著戚泱又氣又羞,甩袖就準備走人。

    “哈哈哈……”戚泱見她惱羞成怒就笑得更放肆了。

    高良姜雖然是“悄悄”告訴辛辰,但整個主廳除了戚泱就只有他倆了,在一個高手面前說悄悄話是嫌他不夠瞎還是嫌他不夠聾。

    月斜疏柳,瓊筵閣內夜色撩人,主廳內更是吵成一團,廳外卻突兀地響起了一道清亮的聲音:“我說今日爹爹怎么喜上眉梢的,原來是戚山主大駕光臨了。小凰,來見過戚山主!

    牽著個未脫稚氣的小女娃走進來的紅衣女子,站在廳中一瞬不瞬地看著戚泱,氣氛陡然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戚哥哥……”

    “沒規矩!叫山主!毙』舜嗌亻_了個口就被旁邊的女子高聲呵斷。尖銳的呵聲嚇得小凰一個瑟縮,高良姜見了趕緊上前一把將其抱了過去,一邊輕拍后背安撫小凰,一邊面露不愉地指責道:“敏敏,別嚇到小凰了!

    “戚大山主還沒發話,您插什么嘴!”紅衣女子想是驕縱慣了,說話間也不看高良姜仍是只盯著戚泱。

    高良姜見大女兒這樣,勃然大怒:“高敏!你……”

    “高老,算了,我等隨輔到了就走!辈辉敫吡冀柍獾脑掃未說出戚泱開口了,他特意運了點內力抬高了聲音,似乎急切地想蓋過高良姜的聲音。

    戚泱的話音輕輕地又重重地落在廳內,高良姜一臉欲言又止的慚愧,小凰滿眼不舍,更奇怪的是作為始作俑者的高敏眼神中除了快意竟還透著些許后悔與失落。

    “走什么走,現在盜驪聽我的,戚泱留下陪我吃飯!毙脸诫m不明白這幾人之間的故事,但眼力她還是有的,在她看來他們缺的還是溝通。

    “哦哦,晚宴我早就讓人備好了,敏敏、小凰見過辛辰少主!备吡冀焕⑹巧虉隼锏娜司,知道這機會來之不易,忙跟著辛辰后面搭話。

    “見過少主!毙』斯郧傻叵蛐脸叫辛藗禮,而高敏則是看了眼辛辰就賭氣先走了。

    高良姜還想說說大女兒不懂規矩,辛辰也不與高敏見氣沖他擺擺手,然后摸摸了小凰還毛茸茸的腦袋,笑瞇瞇地說:“叫我辰哥哥就行了!

    “辰哥哥!

    “小凰真乖,”辛辰見小凰的大眼珠時不時地就轉向戚泱,就笑著問:“小凰是不是想戚哥哥抱抱了?”

    小凰看了看眼高良姜,又望了望高敏離開的方向,猶豫的小眼神兒看得辛辰心都化了。她一把抱過小凰往戚泱懷里一塞,頗為自得地沖戚泱使了個眼色,自己就扭頭跟高良姜討論晚宴都準備了什么好菜去了。

    戚泱抱著小凰,一大一小愣愣地對視了少傾,隨后一起笑了起來。戚泱看了看前面離不遠的正忙著跟高良姜夸夸其談的辛辰,學著她方才揉了揉小凰的發頂,嘴角微揚,加快腳步趕了上去。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