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機第一章

第一章

小說:玄機 作者:陌上重陽 更新時間:2018-04-12 18:03 字數:2551

    “天之極北,有山星辰,代天授命,長佑天宸。相傳首任星辰山山長,與咱們天宸開國元帝都是天上星君下凡,當年前朝腐敗……”

    天都城最出名的茶樓內說書人正聲情并茂地講述著這段天宸人眾所周知卻又百聽不厭的傳奇。說書人的口才極好,大堂內的茶客無不聽得津津有味,只有眼尖的小二哥注意到了剛進來的辛辰。

    “這位小公子您要點兒什么?”小二頗為玲瓏地將穿著考究的辛辰引到二樓靠窗的位置。

    玉冠束青絲,描金滾玄衣的清秀少年郎跟著小二走到窗邊,隨即單手一撐,輕盈地躍上窗臺,側身倚坐窗欞,玉質的折扇在她手中愣是給轉出了痞性的雅致。這一套動作可謂是行云流水賞心悅目,茶樓小二自認在繁華的天都城也是見過各色各樣的風華人物,但仍是不得不暗夸聲當真風流!

    辛辰看著小二的反應對自己的表現頗為滿意,眉梢輕揚,笑說:“你看著隨便上點可口的時令茶點吧!

    “好嘞,那就一壺雨前龍井,再來碟五色馬蹄糕,一碟五谷脆酥,一碟水晶花糯,都是咱店里的招牌茶點,您看可以嗎?”

    這小二確實是有素質的,熟練的給辛辰推薦了合適的茶點,不多不少,咸甜皆宜。

    “可以,”辛辰掏出一角碎銀子扔給小二,促狹地笑道:“爺給的小費!

    小二慌忙接住銀子,心里奇怪小費是個什么說法,但這不妨礙他理解,忙殷勤道謝:“謝公子打賞!

    小二走了之后辛辰收了笑容看著窗外,午時剛過的天都城熱鬧非凡,茶樓外叫賣聲笑罵聲與樓內說書聲喝彩聲交織成最真實而又最虛幻的巨網籠罩著她,恣意張揚的軀殼,束縛拘禁的靈魂。

    “咳咳,阿辰風大莫閃了腰,快下來!

    兩聲不合時宜的咳聲打斷了辛辰的思緒,嘴角情不自禁的向下一撇將適才滿身的郁氣擾了個七零八亂,她看不都用看就知道來人是誰。

    “風大閃的是舌頭!”辛辰躍下窗臺,隨意拍了拍衣擺,坐到來人對面。

    “是嗎,哦,為師只是覺得阿辰的腰太細了。來來來,吃塊馬蹄糕養結實點!边@男子似乎并不怕激怒辛辰,說著還饒有興致地拈起一塊馬蹄糕作勢要送到后者嘴里。

    辛辰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這時她才仔細端詳起這無賴:今日他居然換下了星辰山的玄衣!從她第一眼看見這人便知道這人好看的過分,她以為看了這三年總該免疫了,但今日乍見其一襲白衣勝雪的樣子仍是不爭氣地看呆了去。清冷的眉眼,單薄的朱唇,如墨的青絲配上這一身如薄霧青煙籠罩著的華麗祭服,眉心墜著的幽藍墮星讓本就不勝煙火的人更添一分神秘,總之就是這個逼裝的她給一百零一分。

    “嘖嘖嘖,我說這國師穿成這樣是負責輔弼帝王,還是負責禍亂蒼生?”辛辰就著男子送過來的馬蹄糕狠狠咬了一口。

    “哈哈,為師這叫有備無患,不然若是等到想要禍亂蒼生之時發現自己沒這本錢可如何是好!蹦凶有ζ饋砻佳蹚潖澦朴腥崆檩氜D,但清泠泠的聲音和漠然的語調卻讓人不由心生寒意。

    “行,您老要是想禍亂蒼生能不能別總是帶著您這寶貝座駕滿天下跑!”辛辰瞅著男子坐著的那張低調奢華有內涵的楠木輪椅對于這人的惡趣味再次無力吐槽。

    “山長,雖說這是在您自家的產業,出門在外還是注意些言辭為好!绷⒃谝慌缘男履凶右娺@兩位越說越離譜直覺頭疼,急忙出言打斷。

    “隨輔大哥就是太正經了,開不得半點玩笑,人生啊得意之時須盡歡吶!毙脸竭呎f著邊拎起茶壺給自己杯子添滿茶水,一口飲盡,隨即搖著頭發出一聲喟嘆:“哎,可惜沒酒!”

    輪椅上的男子看她這副無賴樣,眸色轉深,從袖中摸出個物什朝對面扔了過去:“酒什么酒,小小年紀就酗酒成性,吶,辦事低調點!

    辛辰接過男子丟來的東西,低頭看清,然后直接白了男子一眼:“戚泱,你知道低調二字怎么寫么?”

    被喚作戚泱的男子聽了這話沉默著,似乎在認真思考這個問題,隨即面上笑容如冰山上雪蓮般一點點緩緩綻開——辛辰覺得自己都魔怔了,不然怎么深秋這會兒有春風襲面而來?趁著辛辰發傻的這檔口兒,始作俑者輕功一運,笑容與白衣一同隱入青天,隨輔識相地收了輪椅跟了上去,二樓窗邊獨留辛辰一個人在慢慢撫平她那被吹皺的一池春水。

    半晌過去,辛辰回過神來捏了捏手中攥著的玄色令牌,神色恨恨,轉身下樓。樓下氣氛依舊,辛辰站著細聽了會兒,呦,盡然已經說到方才飛走那位的豐功偉績了。

    “……當時朝堂時局動蕩,四野勢力蠢蠢欲動,玉衡星主在進都之際竟然遇刺身亡,消息傳開朝野震驚,民間百姓更是惶惶不可終日,剛至舞勺年華的戚山長臨危受命,在夷狄亂宸之際四救圣上于危急之中……”

    戚泱這些光輝事跡雖然在民間幾乎老少咸知,但在星辰山司星閣大家都有默契的鮮少提及,辛辰此時碰巧有機會聽聽也是覺得有些個意思。上邊兒說書人還在意猶未盡地夸贊著,但臺下除了一邊倒的喝彩聲外卻開始出現些不和諧的聲音。

    “你們知道啊,據說這位玄尊面如夜叉,渾不似個凡人,見過這位玄尊的人也都對他的長相三緘其口,也不知這傳聞是真是假!

    “你這早就是陳芝麻爛谷子的事了,我聽說現任山長雖說自幼天資聰穎,但卻性格乖戾薄情寡恩,七年前的動亂之中以他的智謀若非他未盡全力,圣上何至于多次遇險!

    “真的假的?我還記得當年益州動亂圣上被困,我一家老小也在城中生死不知,若是真如此言,那戚泱愧為我天宸國師,愧為一山長一閣之尊!”

    此言一出如一石激起千層浪,附和的,質疑的,反對的……說什么的都有,人群里一時騷亂了起來。

    辛辰失了方才的好興致,她往引起騷動的那邊側了幾眼,臉上先是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的壞笑,隨即又像是想起什么眉頭皺了起來,快步出了茶樓。

    一出茶樓辛辰就拐進附近一條無人的小巷,隨手招了一下,一個人影似憑空出現一樣落在她跟前:“小阿辰不會這么快就想我了吧!”

    “莨弼大哥,你把小隱又弄到哪里去了,我這有事兒找他呢!”辛辰對這對雙生子簡直哭笑不得,隨輔沉悶得像個小老頭兒,莨弼則是各種的不著邊際。

    “隱容那臭小子能跟我比嗎?有什么事找我不比找他強!”

    辛辰看他一副臭屁的樣子默默吐槽:你是有本事,但你不靠譜!再說小隱才是我的暗衛,你只是個愛管閑事的無聊中年大叔。辛辰心里雖這么想,但嘴上可不敢這么說,拽著莨弼的袖口討好道:“良弼大哥別人都欺負到咱們頭上來了,你說是不是應該給他點顏色看看?”

    “你是說茶樓里那幾個跳蚤?戚泱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根本不在意這些事兒,再說就他那脾氣秉性人家說的也沒錯,只不過說他未盡全力就委實過分了……行,這事我去管了!

    等到良弼沒了影蹤,辛辰在巷內立了一會兒,墻頭上才有一個身影現了一下又隱了下去。辛辰心中有數,然后就一路晃悠著摸去了灑金巷口。

(←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